万丰奥特集团董事长陈爱莲说

2020-06-17 03:41

万丰奥特集团董事长陈爱莲说,新昌“密码”其实很简单,就是不管是大企业还是中小企业,坚守实业、科技创新成为同一的追求,认准了这条路,然后就下笨功夫,投入企业90%的精力去执行。

新昌县委宣传部长潘岳梦说,当地企业家对人才的重视素有传统。一些企业董事长对人才采取“纳、育、用”三结合措施,高材生广揽,有才的人重用,有贡献的重奖,假如不适应企业的人,可以“升学走人”,考上研究生后深造期间,企业给他们发工资、补贴,读完以后,“来去自由”。此举反倒凝聚人才、乐为所用。这个43万人口的小县,目前拥有科技人才6万多人。

中小企业同样不甘落后,新昌一家占地3亩多的小纺织企业,给阿玛尼代工,利润率高达30%。其负责人说,“我们做的不是新昌的主要产业,但只要做企业,就要做到最好。新昌很小、资源有限,所以就要把产品做精、做久、做大,做成行业内的单打冠军、隐形冠军。”

记者采访获知,新昌县主要河流断面水质考核已连续四年优秀,是浙江省90个县(市、区)中唯一达此业绩的县域。而就在8年前,该县却因为水环境污染发生了冲突激烈的跨界环保群体性事件。

“其他地方政府在考虑怎么‘救企业’,新昌在考虑怎么打造经济转型‘升级版’。”浙江省新昌县委书记楼建明说。

2005年,因化工企业无序扩张,导致新昌江大面积污染,下游嵊州民众冲击新昌京新药业等多家污染企业,爆发了群体性环保事件,也称为“京新事件”。新昌县环保局局长徐国安现在说起“京新事件”仍心有余悸,“这个事件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当时水污染太严重,交界断面水质是劣五类,c o d (化学需氧量)高的时候有300多。”

在新昌,不管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等支柱性新型产业,还是传统机械、纺织等行业;不管是产值数十亿元的较大企业,还是中小微企业,绝大多数都能在制造业利润趋薄、经营困难的情形下获得较高利润。2012年,新昌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率达到10%,是全国一倍以上,没有一家规模以上企业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

新昌县空心胶囊行业协会会长徐宏辉说,问题胶囊事件教训很沉重,但关键是出了问题怎么去面对。如果由此促成了行业真正升级、走向高端化,也是又一个“塞翁失马”的案例。

2012年新昌再遭“打击”。当地少数胶囊企业被曝出其生产的药用胶囊原料为工业明胶,且产品已大量流入药品市场,引发社会强烈关注。事情发生后,新昌立即对43家胶囊企业停业整顿,痛下决心关闭一批、扶持做大一批、兼并重组一批,推动胶囊企业向产业高端发展。

在顺境高歌猛进、在逆境浴火重生,新昌经济“升级版”的动力何在?

2012年新昌企业家去武汉高校搞科技对接,传过去的参会企业名单清一色是企业的“一把手”,感动了武汉高校和科技界,“没想到小小的新昌县这么注重科技”。新昌的企业家说,核心技术掌握越多,企业竞争力越强,对国家越有利。2012年,新昌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70%以上,新产品产值率高出全省20个百分点。

几年后,空气中的臭味没了、江水清了。当年的环保事件“主角”京新药业痛定思痛踏上转型之路,原本粗放发展的原料药占比90%,如今减少为46%,成品药占到56%,贡献了企业90%以上的利润。2006年,京新药业成为全国第五个通过欧盟认证、全国第一个把成品药卖到英国的制药企业。

记者日前在新昌采访了解到,去年以来,新昌关闭了1/3的胶囊企业,但产值却逆势增长32%,利润增长55%。标志胶囊发展新趋势的植物纤维胶囊今年已在新昌康克胶囊公司投产,这将给胶囊行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胶囊事件是坏事变好事,促成我们淘汰老产品、加大植物纤维胶囊研发生产能力,始终以产品质量赢得市场、赢得尊重。”新昌康可胶囊有限公司总经理俞愈表示。

“京新事件”敲响了警钟,也成为新昌壮士断腕推动产业升级的契机。两年内,新昌江边上40多家化工企业搬出去30多家,投资下降40多亿元,医药行业占全县经济比重从60%减少到20%,当年财政损失十多亿元,同时财政投入环境治理近十亿元。

目前,标志创新水平的新产品产值率新昌达到48.75%,接近浙江全省平均数的2倍。今年上半年,就有6个十亿元以上的项目落地新昌,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2.5%;先进装备制造、生物医药两个支柱战略性产业比重达到39.3%,全年将达到42%以上。

几个数据足以显现这个不到50万人口的山区县企业的实力和“国际话语权”:去年的三花集团生产的家用空调中的核心部件“四通换向阀”全球市场占有率65%;万丰奥特集团 的 铝 合 金 轮 毂 占 到 国 际 市 场 的30%,全球业界第一;新昌制药厂99%的产品销往欧美发达国家市场,国际药典标准中的35个来自这家企业,257个专利、100多个自主知识产权产品、1200美元每公斤的万古霉素质量、纯度99.5%的维生素e……让许多国际大公司难以望其项背。

今年上半年,当我国沿海一些地区仍陷在企业“钱荒”、低利润、产业“低小散”甚至实业“空心化”的困局之中艰难求生之时,浙江省新昌县却通过坚守实业并依靠科技不断进行产业更新结出累累硕果。

一组组浙江第一、中国领先的数据或许能解析这个“密码”:今年1-6月,新昌发明专利的申请量、授权量全省第一(除杭州滨江高新技术开发区,下同);2012年研发经费占g d p的比重为3.36%,全省第一,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倍;万人拥有发明专利量9.85件,全省第一,高出全国平均水平一倍多……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新昌调查时发现,当地不仅没有出现经济运行低迷和不景气,工业企业和县域经济还双双逆风飞扬,大企业谋国际市场兼并拓展,中小企业积极投入科技创新,产业在转型升级中走向高端化、集约化、现代化。金融危机以来当地财政收入等各项经济指标稳步上升的同时,制造业企业的平均利润率多年来一直保持在全国平均数的两倍以上。

在新昌县,当大企业在实施国际并购、拓展发展空间大战略之时,一大批中小企业则立足本行业努力打造行业“单打冠军”。

尝到科技创新“甜头”的新昌有这样的鸿鹄之志。县委书记楼建明说,新昌的发展模式要向瑞士学习,同是山区,同是机械与医药行业,同样要走产业高端路线,“认准这条路,新昌就一直走下去”。

企业创新也呈现“比学赶超”的态势:2012年三花集团、浙江医药等企业纷纷向欧美国家申请专利,几家企业共获得14项国外专利授权;新昌国家级的企业技术中心、国家级创新型企业占到全省的十分之一;这个40多万人口的小县,目前拥有科技人才6万多人。

新昌科技局局长杨卓东说,新昌很多小企业在资金紧张的时候还去和高校对接、引进人才。科技创新往往隐藏着巨大的风险,浙江医药搞一个新产品研发需要投入几千万甚至上亿元,“为了科技制胜,冒风险也值得。”浙江医药董事长李春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