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方否认错过抢救的最佳时期的说法

2021-04-02 04:18

2014年1月6日8时许,辽宁鞍山,谭诗媛在姥姥的带领下来到了鞍钢集团总医院(以下简称鞍钢总医院)。1月1日,小诗媛因为感冒发烧,在该医院诊断为支气管肺炎并伴有支原体感染。医生为其开具处方:头孢唑肟及红霉素静脉滴注。“用药的第一天护士给做的试敏,结果是正常状态,于是连续用了5天的药。”小诗媛的姥姥说。图为1月6日,辽宁鞍山鞍钢总医院输液致女童死亡,女童妈妈抱女儿遗体嚎哭。

对于儿童输液是否会导致死亡,沈阳市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魏志珍表示,如果是过敏一般情况医院都会有较好的抢救药物及措施,而引发死亡的病例会因为感染脑炎、脑疝所致。

9时20分左右,孩子父亲谭先生看见女儿在不停地大口喘息,连忙给医生跪下,“救救我的女儿。但医生数次表示‘没事儿,这孩子因为扎安定,是睡着了’。”谭先生告诉记者,一直到10时10分,眼看孩子就要不行了,相关医生才开始采取措施,包括按压心脏、输入盐水等。大概在11时30分左右,孩子死亡。图为1月6日,辽宁鞍山鞍钢总医院输液致女童死亡,女童妈妈抱女儿遗体嚎哭。

6日9时左右,护士将药液滴入小诗媛的体内。“大约5分钟后,孩子便开始感觉不舒服,很快就出现了抽搐症状。”小诗媛的姥姥说,“医生和护士只是给使用了安定,我一再要求医生将正在使用的药液停下来,但医生认为拔下针管后再输液会很麻烦。

“我们质疑院方没有及时对孩子实施抢救,错过抢救的最佳时间。”谭先生说,如果是因为药物过敏所致,那么医院并没有及时停止输液或者采取有效的脱敏手段。鞍钢总医院院长刘新与患者家属进行谈判,院方否认错过抢救的最佳时期的说法,并强调医护人员没有过错。对于事件如何处理,院长表示要根据药检及尸检结果进行处理。